我和弟弟在沙漠中的沙山上滑沙

那天一大早,湛蓝的天空已撒满晨光,白色的云朵随风慢慢地飘动。虽是盛夏,但在五台山上,仍觉得有些凉意。我和弟弟海瀚由山顶的旅店顺着弯曲的巷道而下,走过一个挨着一个的寺院,就像置身于佛家世界。朝拜的、旅游的和穿着袈裟的僧人摩肩接踵,忙着上山和下山。在山腰的旷地上,停着几辆出租车,我和海瀚要去内蒙古,便乘上出租车,直奔大同火车站。

中午一点多到了大同火车站,始发的或路过大同去包头的火车很多,我们买到了最快的半个小时后到包头的火车票。此时才觉得肚子饿,俩人便在火车站候车大厅的小买部,卖了两碗方便面,泡了开水,吃了起来。

刚刚吃完,就听到前往包头的列车即将进站的广播。我俩马上到检票口排队。接着是检票进站,小跑步找车厢,进了车厢找到坐位把行李放上行李架,然后坐下。我和海瀚会意地相顾而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安心地开始新的旅程。

从车窗望去,那就是内蒙古的草原,是我第一次见到的草原。我原以为草原是一马平川,但这里看到的却不是,而是一个个宽广连绵起伏的绿色坡地。偶尔也见到牛羊,但坡地上的草也不长,完全看不到课本上那“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

火车到了包头,已是万家灯火。我俩下了火车,乘上出租车,问司机去响沙湾的事。与司机商定去响沙湾的车费,交代他第二天上午七点半来接我们。司机便拉我俩到一家小旅馆前,车子便开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俩在旅馆外的路旁小摊上,喝着牛奶,吃着油条、面包。吃完内蒙古之行的第一顿简单的早餐,回到旅馆等司机的电话。

一碧如洗的蓝天,一望无垠的黄沙大漠,突兀着高高的沙丘。这就是鄂尔多斯南边的响沙湾。

以前曾听说过“响沙湾的沙子会唱歌”,但我走进响沙湾,侧着耳朵儿听,没听到沙子在唱歌。踏着柔软的细沙用力前行,也几乎听不到沙子摩擦的声响。倒是听到了远处播放着请旅客滑沙、骑马的广播声。

盛夏的烈日,烤得沙漠里的沙子都会发烫。我虽然穿着皮鞋,也感到皮鞋外沙子的热度,口中突然冒出一句“响沙湾的沙子会烫人”。估计当时的地面温度,得四十度以上。走没十多分钟,平时很少喝水的我,把一瓶矿泉水给喝光了。

在响沙湾,我觉得最好的活动项目就是滑沙。物以稀为贵,很多人滑过雪,滑过冰,却少有人滑过沙。因为响沙湾的沙丘特别高,能滑沙。

眼前突兀着的沙山有近百米宽,四十多米高,黄色的细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乘着缆车到了沙山顶,向下望去,约有100米长的坡面非常壮观。这沙山也不陡,坡度约45°左右。海瀚说让他先滑沙,感觉一下危险度。如果太危险,就叫我别冒险了。我戴着旅游帽,目送着海瀚平安无事地滑到山下。

工作人员告诉我一些注意事项,说在滑板上要坐直,不能晃动,稍微后仰,注意身体平衡。再递给我一副透明的防沙眼镜,让我戴上。我坐在一块滑沙板上,扣上安全带,两个强壮的蒙古汉子(工作人员)说声“坐好了,后仰点!”便用力把我一推,“嗖”的一声,我便像离了弦的箭一样,飞滑而下。开始时心里有点紧张,生怕翻跟斗,两手紧紧抓住滑沙板。滑到一半,我觉得坐得很安稳,便慢慢放开双手,然后张开双臂,呼唤着:“响沙湾,我来了!”

应该是两分多钟的滑沙,两分多钟的各种情绪变化,两分多钟的潇洒飘然,我安稳地停定在沙山的南陂下。

沙山的南陂下,放眼望去,比沙山北面景色好看多了。西边有些胡杨树,树干上还套着几匹蒙古马,应是让游客骑马玩的吧。远外有一条小溪流,还有几个蒙古包,不知道是让游客住宿的还是歌舞表演的。东边那里也有几头立着和跪着的骆驼。因为我和弟弟是一大早就来的,整个旅游点才五六个人,很多活动项目还没开始。

烈日太晒了,我俩走到一个卖西瓜的摊贩那里,买了半个西瓜,在那用编织塑料布搭成棚子里吃着。西瓜不很甜,水分却很多,但在沙漠里吃西瓜,总觉得嘴里有沙子似的。

遥远的内蒙,盛夏的烈日,滚烫的沙漠,冒险的滑沙,这也是我人生中一次难忘的回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