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互跳绳王“跳”进互联网

从4月份开始,27岁的世界跳绳冠军吴望强每周都会在抖音上直播科普跳绳运动,在他的介绍和帅气展示下,很多人赫然发现:原来跳绳也能跳出花来!而他的粉丝量也蹭蹭上蹿,一周涨了近10万!

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的吴望强是在大学与跳绳结缘的。“当时学校有个花式跳绳的社团,我感觉这个项目挺有意思的,就参加了。”让吴望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决定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凭借高超的技术动作和娴熟的表演能力,吴望强很快就成了社团的主力队员,并参加了很多比赛、演出。2015年毕业后,他进入跃动跳绳工作,成为技术部主管,负责跃动运动馆最高技术水平团队的技术研发、演艺推广和出国比赛等内容。

2016年,吴望强和团队一起参加葡萄牙世界跳绳锦标赛,拿下了交互绳团体赛和交互绳表演赛单项两个冠军。“交互绳团体赛包括了速度赛、三人交互绳花样、四人交互绳花样、五人交互绳花样,要想夺冠还是比较难的,而交互绳表演赛,在这之前中国还没拿过冠军,我们是第一个。”吴望强说。

除了是跃动跳绳的技术部主管,吴望强还是东华大学、高境科创实验小学、高境三中等学校跳绳队外聘的技术教练,每周都要到学校指导队员,此外还要带队员参加各种跳绳比赛,和教练团队一起培养出了交互绳每秒跳9.5次、世界上跳得最快的“大黄金”组合。但是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线下各种体育活动、培训、赛事全都停摆。

跳绳简便易行,具有较强的健身价值,于是在居家办公期间,吴望强就和跃动运动馆的技术团队一起设计推出了“21天跳绳打卡战疫情”活动。

“2月2日开始,每天我们会出一个跳绳示范动作,让大家在家跟着练,第一期21天的动作全都是我录的。”吴望强说,由于是在家里跳,因此在设计动作时,得考虑操作起来简单方便,而且动作要有一定的趣味性,“要让大家学得会而且觉得挺好玩,这样才会坚持下去。”

这一跳绳打卡活动受到了广泛欢迎,吸引了十多个省市的粉丝,仅上海就有几千人参加。那段时间吴望强非常忙碌,白天在家设计动作、拍视频、剪视频,晚上就在线上开语音为参加活动的粉丝答疑解惑。

随着线下各种活动因疫情停摆,跃动跳绳团队开始思考开拓线天跳绳打卡战疫情”活动,也开始在抖音平台推出一些花样跳绳的视频。

“我们在抖音上的品牌号是2018年建号的,之前一直没怎么打理,直到今年春节才只有2万粉丝。”跃动跳绳融媒体赛事中心主任张昊介绍说,2月中下旬起,他们开始在品牌号上推送一些跳绳视频,到目前四个品牌号的粉丝量加起来已超过30万。

作为跃动跳绳的技术担当、颜值担当和金牌教练,吴望强是这些视频里的“常客”,尤其是他的一些花样跳绳动作,让粉丝们直呼被刷新了跳绳观。其中,4月10日发布的一个吴望强在上海国际交互绳大奖赛上的视频,点赞量达到了139万,评论量也超过4.8万,粉丝评论称这样的跳绳步伐帅气又“嚣张”。

除了展示花样跳绳运动,吴望强和其他金牌教练也陆续在抖音品牌号上进行了多次直播,进行表演展示、互动教学,并“带货”绳具。随着直播表现越来越好,4月初,吴望强推出了他的个人抖音号“跳绳托尼酱”,并每周做直播向粉丝科普跳绳运动。

时尚、新潮、动感、年轻,形象阳光,动作帅气!在吴望强分享的花样跳绳视频里,体现出了鲜明的特点。

4月30日,吴望强在个人抖音账号上发布了一个交互绳小视频,没想到成了“爆款”,截至目前该视频点赞量已达到134.1万,评论也有5.9万条。而他的粉丝量也迅速蹿升,五一假期的一周内,粉丝量从4000猛增到了10万。

涨粉这么快是吴望强之前没有想到的,而随着跳绳视频的火爆,已经有商家找上门来希望他“带货”,但他对于“带货”却非常慎重,“目前还是想通过直播跟粉丝们分享这项运动。”吴望强说,现在他的直播时间还不太固定,后续希望每周能固定时间直播。

吴望强:现在一次比一次好了,直播时也越来越放松,不会那么紧,也不会尴尬冷场了。我平时不算太能说,但是一说起跳绳还是比较能说的。我没把直播当成一个工作,就当是与粉丝互动聊天。

吴望强:会大概分配一下每个板块的时间,如果只是干讲跳绳如何如何,粉丝可能会觉得比较枯燥,所以我会加入一些个人展示,比如交互绳是怎么跳的、个人绳的技术动作是什么样的,让粉丝直接看到就会有比较直观的感受。

吴望强:粉丝比较关注的是跳绳减不减肥、跳绳伤不伤膝盖之类的,还有些家长会问小孩子怎么跳绳、应该选什么样的绳子,这些我都会在直播里进行讲解示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