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赛马:除了机遇还需理性

在海南,有一处人人眼中的优质地段,毗邻海边与大学城,又是海口江东新区的核心位置,这里不仅孕育出海南最初的赛马梦,也让一群在赛马事业里挣扎的人,从只能回忆和畅想

1992年,距离海口市区18公里外的桂林洋经济开发区,一个名为“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的项目在此落地,这是继1988年海南建省办特区后官方获批的一个赛马场建设项目。当时,成立海南省赛马工作领导小组,“高标准、高起点”成为在海南发展赛马的重要规划要求。但如今,往日熙熙攘攘的“赛马娱乐中心”已变成一处房地产楼盘。

桂林洋马场占地2000亩,建设预计投资数亿元,地区落实的发展政策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投身海南赛马事业,但这份发展赛马的大胆尝试并未取得阶段性与实质性的进展与突破。就中国内地而言,赛马运动的发展经历了几个时期,一是1992年南巡后,以改革开发为契机,在广东率先成立赛马会,并举行了一定规模的赛马赛事与相关活动,后期因政策、监管及推动问题于1999年停赛;二是2003年,武汉开始规划建设东方马城国际赛马场,国际性、高标准、高等级的赛事活动随之引入。

2018年年初,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紧急叫停公司企业经营范围与名称内包含“赛马”、“跑马会”与“马会”等字样的登记申请,为此,许多企业为攀上海南赛马热,采用谐音字眼来替代,通过经营范围的调整、经营内容的增减,以此获得工商部门的预审与后期的审批通过。机遇对于赛马圈的人来说,或许比搞活赛马更重要,磕磕碰碰的赛马道路,让许多坚持这个梦的人不想再错过任何机会。但当前诸多企业的做法,究竟是搭上了“新班车”,还是赶上了“末班车”,值得深思。市场经济能够容纳更多的新兴力量,但理性永远胜过盲目。

2017年国家体育总局与海南省政府在海口签署合作协议,提到“支持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型彩票。”这让许多商家嗅到了政策支持下的不寻常。近几年,包括海南省在内的一批公司、企业,注册资本在百万元到上亿元不等,经营范围提及彩票、赛马,有的甚至将现代赛马定性为商业赛马,为的就是在赛马运动政策稍微松动的环境中找到生存缝隙。

赛马运动不同于其他体育竞技项目,首先,现代赛马站在中国传统民族赛马与西方商业赛马相互冲击的平衡木上,若单一关注民族赛马,不利于现代赛马产业化的全方位发展,若将西方商业赛马引入中国,西方文明下的商业共性又难与同我国现行的制度基础与法律基础一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与道德,不允许西方制度下的衍生物对社会与人民产生负面影响。因此,对现代赛马的定性、对赛马运动发展框架的设计,成为赛马运动在我国这几十年来艰难摸索的阻碍之一。

过去发展赛马是环境不允许的政策紧绷,也是考虑到政府主导和市场参与仍存在一定的协调难度;而现在,从中央的顶层规划到地方发展赛马运动的些许希冀,这项运动才慢慢迎来继续前进的曙光。中国有民族赛马的底蕴和实力,但仍需用现代赛马去扩充赛马运动的版图。

就赛事推广而言,政策支持、赛事基础、文化基础与群众基础缺一不可。在政策不断更新的环境下,三十年的沉淀让海南发展赛马产业获得了国内外的诸多关注。机遇是政策,也是创造出一个具有包容性的大环境来让你干一番事业;理性需要马产业者对事业宏观性有着科学化的掌控能力,也需要外界,尤其是媒体重新将这类新闻附上实事求是的本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