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世界的诞生》有感

“一个了解过去的的人才能认识现代,一个了解现在的人才有可能认知将来。”这是我读完这本书之后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句话。正如牛顿所说:“如果说我看的比别的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今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人类跟动物的不同就在于,人类拥有文明的知识,有文明的传承,而且知识会一代一代积淀、升华。

我本人比较喜欢看历史类的书籍,看过《资治通鉴》《中国通史》《中外教育史》《史记》《半小时漫画中国史》《半小时漫画世界史》等加之我又在教历史,所以我认为忘记历史等同于背叛,每个国人都应当铭记本国历史。如果我们还抱着天朝上国的心态,感觉周围全是蛮夷戎狄,根本没有任何国际和全球的概念的话,我们的改革犹如闭门造车,看世界也是管中窥豹,所以我在教学中也非常重视对学生全球史概念的培养。

我们现在读的全球文明史和全球通史,几乎都是白人学者写的,实际上这与整个社会和族群的文明层次有关。但现在我们的视野越来越开阔,随着国家和民族、社会和经济的腾飞,我们也开始考虑更多深层次的文明问题,这本身就是令人欣喜的。

即使有点文化底子傍身,说实话这本书对于我来说,读起来还是有点晦涩难懂。我对《现代世界的诞生》中一些大的历史事件,改革,战争等有所了解,但是这本书讲了英格兰的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内容特别详细,遣词造句特别讲究,知识面特别广泛,涉及各个领域,有些关键性的名词术语我都不太懂,给我带来不小的挑战,但是从侧面反映出我知识的匮乏,所学范围的窄小,让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并明白如何完善自我。以下仅是我本人对这本书的浅谈,如有不足之处还望海涵。

有学者说“只知道中国的话,已经看不清中国,也搞不懂、搞不深中国了”。《现代世界诞生》这本书追根溯源的原因是为了找到东西方之间可以怎样互相尊重和互相借鉴。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以书中作者细致地谈了这本书的写作目的:“中国未来面临的中心问题是,怎样做到一方面保持自己独特的文化和个性,屹立于风诡云谲的21世纪,一方面充分汲取西方文明所能提供的最佳养分。”足以见得,这本书的格局是多么的大!

与此同时,这本书给我一个比较鲜明的感觉就是对比较文明的研究非常多。以下是便是我找的一些例子:

在制度方面,封建制度无论在欧洲大陆何处确立,无不以种姓制度为结局。唯独英格兰,它回归于贵族制。我国古代封建社会等级严格,一经出生就有可以断定结局。如若是奴隶,世世代代无法脱离“奴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在英格兰你却可以跨越阶级,即使有些人一出生就生在罗马,那么他也有可能变为普通人。也许你是个牛马,你也可以凭借自己的才能改变你的阶级。在英格兰英格兰人将自己的社会等级向人才开发,将崛起的贫民中的佼佼者纳入自己的队伍,可见英格兰社会自古以来的社会融合性就很强。除此之外,在英格兰权力下放的政治体系、充足的财富和独特的资本主义个人主义体系这三方面的融合下导致了全世界第一个国家济贫制度的诞生和发展。不同于欧洲和其他国家帮助穷人是慈善机构或者是个人慈善家的事情,英格兰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它拥有一套独立的有条不絮的强制性的济贫制度。这个项制度十分慷慨,包容范围十分广泛。真正让人感受到现代我国提倡的“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这种理想的社会状态也是我们一直渴望达到的。

在文化方面,众所周知,现在很多竞争性游戏和运动要么是在英格兰发明的,要么是在英格兰完善并形成制度的。例如我们熟知的跑步、游泳、划船比赛的距离是英格兰人确定的,还开发了世界上最早的现代赛马。在英格兰无论大人还是小孩无不热爱这些,甚至保持终身,运动的普及程度很高。游戏、运动和业余爱好是照应资本主义的一面重要的镜子。与欧洲其他地方相比这些空间本应该是充满商业压力和赚钱的发号施令的地方。但英格兰的富裕和英格兰人的乐观和享乐让他们可以花费在毫无经济利润的纯休闲活动上。不得不说这种生活方式就是现代人也很羡慕。

在权利方面,我们现在提倡的“民主政府”这一理念是在英格兰诞生的。什么是“民主“?那就是能够自由地言论,自由地行动,自由地参与对自己生活的管理。英格兰人把这种广泛的自由早已发挥的淋漓尽致。在那个时代自由是多么难能可贵。几乎整个欧洲都试图复制英格兰的制度,结果却大相径庭。各个国家国情不一样,照搬必定失败。各阶级分别有自己的立场,阶级之间又有交互感情。简言之,在看得见的树干和树叶之下,深藏着一整套看不见的根,虬须错杂,枝杈横生。正是这些根养活了并滋润了这棵树,如果你栽种一棵无根之树,一它会枯萎,会在第一场风暴中倒下。我们羡慕英国政府的稳定,但是这种稳定是一颗终极果实,是无数鲜活的须根牢牢扎进整个国家的土壤之后,最终绽放的美丽花朵。对于我们这个积贫积弱的国家而言,仍需付出更多努力去追赶或者超过发达国家。

每个国国家都有各自的特色,但是一定得是在比较的基础上,了解共性之处,发展个性之处,才能谈上有特色。所以许多我们认为有特色的东西,实际上只是人类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只不过有一些低层次的不同。通过《现代世界诞生》这本书对中外文明的比较研究,让我明白了只有克服过度专门化的问题,打破中国史和世界史的学科壁垒,才能促进中国史和世界史的融通,从而推动学术研究的创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